史海钩沉|十一烈士血战文家桥
信息来源: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作者:织金县纪委县监委 发布时间:2020-07-06点击率:3247

1949年秋,为迎接贵州以及织金县的解放,地下党员贾方荣、朱文达受上级派遣,在织金猫场一带发动贫苦农民和青年学生组建一支游击武装,名为猫场游击队。

  图为位于织金县熊家场镇十一烈士纪念碑

    陈少州、饶银武、张树清等一大批贫苦农民,毅然投身到这支新生的革命队伍中来。他们勤奋学习,刻苦锻炼,组织交办的每项任务都出色地按时完成。

  1950年1月中旬,织金和平解放后,猫场游击队进驻县城改编为县大队,以上人员被编在同一个班里。

  解放前,织金匪患十分严重。第一次和平解放时,土匪未受到实质性打击,时常四处骚扰,与新生人民政权作对,全县局势很不安宁。

  织金县人民政府成立后,为解决人民群众治病难的问题,决定着手筹备成立县人民医院,需前往安顺采购医疗器械和药品。

  县大队教导员商毓桢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把护送医生敖涤非到安顺采购医疗物资的任务交给一连一排一班战士。一班原有12人,一人离队返家,一人因疮疾严重不能行走,出发前抽调另一个班的张志传补充进来,以加强力量。 3月6日上午,在县武装部干事骆兴华的带领下,一班及医生敖涂非等一行12人由县城起身向安顺出发。

  第二天下午,小分队一行便到离文家桥不远的二方洞。

  熊家场是织金县的南大门,文家桥则是南大门进出的唯一通道。这一段路虽然不长,但比较险要,两面大山耸立,路顺着峡谷穿过,路坎下是一条湍急的小河。从二方洞至文家桥路段,地势更为狭窄险要,左有深涧,右是悬崖,容易被伏击。

  果然,小分队刚过二方洞,便遭到大恶霸、大匪首李名山的爪牙王大成、张玉坤一伙匪徒的伏击,隐藏在洞里的土匪一下子冲出来堵住了他们的退路。

  从熊家场出发时,为防止意外已派3人前行作尖兵,由于前后距离不远,未摆脱敌人的包围。

  突然,埋伏的土匪直接向尖兵开火,1名战士当场牺牲。前面枪声一响,后面的敌人也立即向小分队射击。

  小分队在班长陈少州、副班长饶银武的沉着指挥下迅速找到掩体,奋起还击,英勇顽强地跟敌人火拼起来。

  刹那间,山谷中枪声大作。由于地形不利,腹背受敌,小分队顷刻便受伤数人。

  敌人见小分队被困于谷底,便发出了“缴枪不杀”的嚎叫,小分队则以猛烈的火力回击,顿时一土匪中枪从高坎上倒下山谷。

  敌人见威胁不起作用,便从山上往下滚放大石头,同时投了很多的手榴弹。在激烈的战斗中,张树清、尚少华、杨少清、张志传、吴光辉、王树清6位战士和医生敖涤非当场壮烈牺牲,陈少州、饶银武、朱明先、钱少荣4人身负重伤。

  英雄无惧,视死如归。身负重伤的几位同志仍顽强坚持战斗,直到射出枪里的最后一颗子弹,砸毁手中的武器。未进入包围圈的骆兴华听到枪声后,便回头往熊家场跑,找到区长赵天跃报告情况。赵天跃听后,即刻带领10多人前去营救。

  赶到现场时,土匪已朝普定方向撤走。赵天跃一行便将烈士遗体和伤员抬走,4名伤员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相继牺牲。其中,陈少州牺牲于珠藏,钱少荣牺牲于牛场头坡家中,饶银武和朱明先牺牲于黔西140团团部。

  1982年10月23日,贵州省人民政府出台“黔府通224号”文件追认11位英勇的战士为革命烈士。1986年7月,织金县人民政府公布“十一烈士纪念碑”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Copyright 2011-2013 织金民生在线,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20000969号
电话: 邮编:552100 地址:贵州省织金县纪委民生在线办公室
技术支持:贵州佰仕佳信息工程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