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金名人轶事|一代廉吏丁宝桢与宫保鸡的故事
信息来源:织金县纪委县监委作者:织金县纪委县监委 发布时间:2020-02-28点击率:15685

    丁宝桢(1820—1886),又名琼选,字稚璜,清朝平远州(贵州省织金县)牛场人,咸丰三年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两治黄河水患,兴办洋务抵御外辱等实绩名满天下,一生清正廉洁。曾任光禄大夫、太子少保、兵部尚书、督察

   清道光十三年夏,一个烈日炎炎的午后,丁宝桢的塾师因事告假,才十四岁的他,便偷偷地开启后园门,独自朝牛昌桥的方向奔去。

  牛昌桥离牛场街上十多里,桥下的河水自西向东缓缓流去,水势平稳,鲤鱼成群,街上人常来这里洗澡或钓鱼。丁宝桢早就想到这里玩水,怎奈家规甚严,老师管束又紧,成天只好潜心攻读,岂敢越雷池半步。今日乃天赐良机,因而他匆匆来到河边,将大辫子盘在头上,赤条条踏进浅水。

  他本来不会游泳,初时仅用手捧水往身上头上浇,凉沁沁的,爽心极了。渐渐地,他的兴致浓起来了。他一步步地试探着向深水的地方走去,忽然、一群小鱼漫游过来,他即停步,欣喜地观赏。鱼群向下流游去,他在后面尾追,河水越来越深。走着走着,水底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他往下拖,脚底的沙子也随着这股力量滚动。他欲奋力往回挣扎,可已来不及了,竞被水卷入了旋窝……

  他睁开眼时,已经是红日西坠,薄暮冥冥了。他才发觉自己躺在一间木架床上,周身疲乏、四肢无力,头脑晕糊糊的。他闭眼静躺一会,忽感饥肠辘辘,肚内空虚饿极了。

   “少爷、你的衣服烘干了!”

  听见声音,他睁眼一看,床前却站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衣衫褴褛,瘦骨嶙峋,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后生,捧着衣服躬立在老者背后。

  他勉强支撑,半躺半坐地接过了衣服。后生转身走进了黑洞洞的里屋。老者彬彬有礼地说:“少爷,你一定饿了,饭已弄好,马上送来。”

  不一会,后生端着一碗黄澄澄的苞谷饭和一碗香味浓郁的鸡肉来了。

  饥饿难忍的丁宝桢接过碗,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他三扒两扒,瞬间一碗饭就光了。

  他端起第二碗饭美滋滋地吃了几口,才开口问道:“喂,你老人家贵姓?这鸡菜是怎样制作的,味道这样好?”

  恭候一旁的老者回道:“少爷,小老儿姓王,我叫王守义,他是我的儿子。”老者指指身旁的后生“名叫王小勤。”

  他点点头,继而问道:“这鸡菜味道鲜美,手艺比我家厨师的还高明,是你母亲做的吗?”

  王小勤眼神黯然,轻声答到:“不是,我妈几年前就过世了,是我胡乱做的。”

  “真的吗?”

  “真的。

  呀,你手真巧!

  他在家里,吃的美味佳肴,鸡鸭鱼虾,但这种农家风味的鸡菜他还是第一次品尝。王小勤说是自己做的,他是有些不信。便问:“你是怎样制作的,用哪些佐料?”

  王小勤见丁宝桢态度温和,平易近人,便慢慢地介绍:“少爷,本来我们应好好地招待你的,怎奈家中一滴油都没有,迫不得已只好将鸡油割下,放在锅里煎熬,然后把剁好的鸡块放进去炒至微黄,加进糍粑辣椒混合再炒—会,倒水淹没鸡块,用猛火煮,等鸡块熟透,将切成寸许的橄榄菜添进去,再加上些姜葱蒜苗就可以了。”

   “少爷,只要您不嫌弃,欢迎你来。”

  丁宝桢望着王家父子,感激之情油然而生:王小勤从急流中把自己救出还杀鸡款待。他们人虽穷,可心地善良极了。与这样的人交朋友,那确实是人生乐事。于是便问:“小勤哥,我想同你义结金兰。仿效钟子期和俞伯牙,你愿意吗?我们结为异姓兄弟,富贵不移,生死相顾。”

   “少爷,这恐怕不恰当吧!”

  “管他呢,来吧!”

  说着,他下床拉着王小勤的胳膊,走出门外,撮土为香,双双跪下对天祷告:“苍天在上,青山作证,我俩自今日始,结为兄弟,生死不忘,永不变心。”

  此后,丁宝桢曾数次亲临牛昌桥的王氏茅舍,同小勤促膝长谈,品尝糍粑辣子鸡。

  星移斗转,岁月流逝。步入官场的丁宝桢却经常鱼雁传书,眷恋与王小勤结拜手足之情。也经常按王小勤的做法,做糍粑辣子鸡这道菜来吃。

  光绪九年残冬,丁宝桢派专人来将王小勤接到了四川总督府。

  每遇节庆,丁宝桢均以自家辣子鸡招待京官、下属及宾朋,厚德待人。鉴于丁宝桢一生为国家作出的较大贡献,为此,光绪皇帝钦赐这道莱名为“宫保鸡”。从此,“宫保鸡”的名声越传越远,一直流传至今。

  丁公为官一生,鞠躬尽瘁、无私无畏,富贵不淫、威武不屈、贫贱不移的人格精神,光耀华夏!作为人格精神的代表,宫保鸡已超出饮食的范畴,在中国几千年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中,以人来命名的菜谱为数不多,而由皇帝以人钦赐菜名的唯宫保鸡例外。

 

Copyright 2011-2013 织金民生在线,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20000969号
电话: 邮编:552100 地址:贵州省织金县纪委民生在线办公室
技术支持:贵州佰仕佳信息工程有限公司